广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万界之全能至尊第章来切磋一场吧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3日    点击:[0]人次

万界之全能至尊 第182章:来切磋一场吧

“说起来,洛英杰和三长老如何了?”江言想起了本次洛家内乱的元凶,好奇地问道。

洛璃解释道:“他们啊?全都关起来了,也派了人看守着,洛英杰被我打成重伤,还在昏迷着,其他人倒是没有大碍,他们在爷爷回来后就明白了自己的失败,没有继续反抗下去。”

“云叔,老爷子,你们打算怎么处置那些人?”

洛云有了些想法,不过还是先看向洛承洪,询问这位老爷子的意见,三长老毕竟是他的亲兄弟。

“看老子干什么,现在你小子是家主,这事你来做主!”洛承洪对此是一翻白眼,直接道。

洛云只好苦笑,思索了片刻后,道:“所有参与者,都废除修为,不论原本身居何职,旁系者都剥夺族籍贬为仆役之身。至于领头的嫡系三长老一房……”

迟疑了一下后,洛云摇摇头:“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我洛家直系的人,而且三长老的媳妇娘家,齐家那边也要稍微顾忌一下,所以,干脆就废除修为并革除长老职位,将他们一家贬为旁系,并让其在全族的公证面前立下自我约束的血誓吧!”

夺权篡位,不论放在哪里都是大忌,失败者大多都下场凄惨,洛云能够让其仅仅只是丧失自由和修为后就能继续悠闲地活下去,就已经是很留情了。

不看其他人,主要是三长老洛承瑾和洛英杰这两人,一下子废掉两个先天的修为,虽然是挺可惜的,但他们毕竟已经犯下了前科,为了以后不会再度闹事,这是必须的。

没了洛家嫡系的地位,就算以男子无奈只好报警求助——其他三个太没义气后这一脉旁系还能再出个天资卓越的后辈,那也是在下一代、好几十年后的事情了,而且以旁系的资源也不一定培养得起来。再加上全族公证的血誓的约束,这般处理基本上就算是可以了。

“这样啊……”江言眼珠转了转,忽然开口道:“既然如此,云叔,可以不可以不要废除他们的修为,把他们几个都交给我来处理?”

“哦?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洛云闻言问道,洛承洪也是眼睛一亮。

江言自信地笑着回道:“这个我不好说,不过我可以保证,在不需要废除他们修为的前提下还能好好约束他们,并且让他们的力量都能为洛家所用,不需要的担心背叛。”

“你小子,花样真多……”见江言不想说,洛云无奈摇头:“好吧好吧,我早就说过,不会过问你的小秘密,既然你这么保证了,那他们就交给你了。”

“行吧,父亲?”洛云转头看向洛承洪。

洛承洪定定的注视了江言几秒后,看着江言始终淡然平静的目光,忽地咧嘴一笑:“那就依你所言了,江言。”

他和洛云一样,没有细问,一方面江言到底是跟洛家、跟他们一家子有着不小的亲近关系,另一方面,江言不想说的话,他们也没那个实力强逼其开口,硬要刨根问底反而会惹得江言不快,那才是第六个就是国际化得不偿失。

如果江言对洛家有不良企图的话,不说其他,单单先前在演武场爆发冲突时,那八个先天返元之境的神秘仆从和后来出现的一批飞禽异兽战宠,就已经足够强行攻打洛家了。更别说那隐藏的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就解决掉许丰辉这个三级强者的强大实力。

而且江言之前已经明确拒绝了洛云之前提出的‘让其继承洛家少主之位’这一个可以名正言顺地掌控洛家的建议,明确表示了他自己对洛家的权势财富没有兴趣的态度,还投入大量资源多方照顾洛璃让她以十六岁之龄就得以突破先天境,并且帮忙解决了明显是冲着洛家来的许丰辉这等强敌,这一切也都说明了江言对洛家没有恶意。

所以洛云基本上对江言是放心的,反倒是很庆幸自己能够有这样的义子。

“好,云叔,这里面有一批丹药、符玉等修炼物资,你拿着用来培养族里的战力,好好积蓄实力准备应对未来的动荡吧,最好你自己也能快点让修为更进几分。”江言拿出一个符文须弥袋递给洛云。

“那我就代家族谢谢你了。”洛云欣慰地笑道,然后打开袋子随意扫了几眼,本以为只是几瓶或者十几瓶丹药、符玉,但实际映入眼里的数量却让他猛地一愣,惊愕地道:“竟然这么多?”

他发现这里面的丹药瓶居然足足有两百瓶,而整齐码放在盒子里的符玉粗略一看也有超过五十枚吧?!

这一个须弥袋里装着的东西,价值怕是至少有十几万枚金币,这还是以最普通的凡品丹药、一级符玉来算的!

丹药、法器的品级划分,沧澜域本土就分为凡级/人级、地级、天级,对应着诸天万界通用的一级、二级、三级的层次。

洛云有些迟疑:“江言,这……这是不是有些太贵重了啊!”

若是得到了这批物资,对于洛家的帮助绝对非常之大,但洛云就怕收下了会对江言不利。

“能拿出这么多的丹药和符玉送人……”洛云脑海里灵光一闪:“云叔但驾驶员只是开至高速出口并要求阿芬搭乘摩托车前往医院我没猜错的话,江言,你该不会是加入了‘红玉楼’吧?”

在江言身边发现那几个先天返元境的随从后,洛云就猜测江言可能身后有了一个比洛家更强的势力了,如今是进一步确信。

“没错。”江言点头承认了洛云的猜测,只要不是红玉楼最高首脑的身份,以及事关异能的秘密,其他的倒不需要刻意隐瞒着。披上一层红玉楼普通成员的身份,反而在行事时会有很多便利。

“原来如此。”洛云安心了很多,江言经营的红玉楼其表面情报已经广为人知,富得流油又实力强悍,并且一直秉承‘中立’立场、绝不轻易主动干涉和偏袒其他势力的口碑已经建立起来了,是它的话,洛云基本上不必担心会对洛家不利了——人家只需要一个城镇里的分部出马,恐怕就足够碾压洛家了啊!

既然是红玉楼之人就必须保持中立,至少是在明面上……这或许也是江言拒绝这族里少主之位的一个理由?

至于支持江言帮忙制止洛家的内乱,这种行为会不会影响到其中立的立场什么的,反正外人又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洛云等人自己当然也不会傻到说出去。

“安心收下吧云叔,这些都是内部福利,以我的权限还是没问题的。”

江言又拿出另一个符文须弥袋:“还有这个,是之前说过的道术师的修行典籍,以及一些丹药之道的基础知识,好好消化的话,未来洛家应该能够自己培养出几个道术学徒和丹药学徒出来,这些只是基础入门的知识,在红玉楼内部不算珍贵,所以云叔你同样可以安心收下。”

“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啊。”接过这个须弥袋,洛云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洛承洪也是瞪大了眼睛。

知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在很多世界都通用。不论是关于道术师的还是炼丹师的,江言送出的这随后些知识典籍,用好了,就是一个顶尖势力的崛起资粮!

道术师的珍稀就不用说了,丹药方面,族里也只是有一个技艺不算顶尖的供奉丹师而已,虽然那供奉愿意收几个洛家的学徒,但对方肯教授多少,就只有天知道了。

‘这只是在回馈前身的因果罢了。’

江言淡笑着摆了摆手,和洛璃一起告辞,留下洛云父子俩慢慢研究整理那两个须弥袋。

出了门口,江言深吸了口气,只觉得心头无形间隐约又轻松了几分。

‘唔,似乎还剩下一件事要做啊,既算是前身的怨念,同时也是我自己的!本来在大比会武时就可以顺道了结的,不过现在也不晚。’

江言的眼睛一转,瞄向了身边的洛璃,眼底闪过了几抹戏谑。

“呐,小璃,我们来切磋一场吧?”

洛璃闻言一呆:“哈?”

南京前列腺炎
道路救援
郑州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