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搏击

我与你的这段缘分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摘要:公子,我与你的这段缘分,只能是一个梦而已!修仙才是我得以存活的现实。现实与梦,往往就是这么矛盾。我们可以做梦,但又不能不顾及让我们得以存活的现实。也许,心儿的选择是对的,但她却失去了不加门面转让费你,失去了她的梦。我的选择也许是错的,可是,我却有了一段美丽的回忆。唉,对于错,又怎么说得清?在被视为中国硅谷的中关村 【一】雨夜伤心词
深秋。萧瑟的风,挟着无情的冷雨,折磨着这个凄凉的夜。风雨交加,使得夜中的景致,都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寂寞凄凉。
寂寞的金风,独立在书房的窗前。望着窗外残叶飞舞,残花零落,金风的心中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萧索。
书房里,微弱的烛火不停地在摇曳,照得书房里忽明忽暗。就在忽明忽暗的墙角里,滚着几只空了的酒坛。书桌上,文房四宝俱全。砚中,还留有残墨。砚旁,放着一张纸,纸上的墨迹还是湿的。
纸上,写的是一首词:“《江城子》——星沉月抑怨云翻。夜潸潸,落春寒。叶旋花转,郁锁黯江南。长记伊人登彼岸,人未见,泪吹干。庭深雨泣恨风缠。梦姗姗,过桃庵。翠迷红漫,愁卷蹙眉端。痴恋幽怀题此扇,心已陷,醉摇残。”
望着窗外不止的秋风秋雨,金风不由一声长叹。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转身走到桌前,看到纸上的愁词,金风更加郁积难释,只觉词中,字字伤心!醉意微浓的金风,又铺开一张纸,蘸饱墨汁,挥笔便题:“雪里寻梅醉影单,风中挽香泪痕残。觅遍冰天寻不见,痴魂冷透醒尤寒。烈酒千杯烧赤面,情丝百结绕红颜。大醉泼墨涂白壁,小别挥泪湿青衫。挥就甩笔愁未断,吟罢对月酒再满。此情可忆不可追,只是梦里已惘然。三更露冷痴梦散,独思独伤独凭栏。红影终渺暗香漫,一壁残墨若云烟!”题罢,金风将毛笔一掷,伏在桌上,昏然睡去……
“咚,咚,咚……”外面突然传来急切的敲门声。沉在醉梦中的金风,一下就被敲门声惊醒了。
“这么晚了,还会有谁呢?”金风嘀咕着站起身,醉步踉跄地走到门前。
“谁呀?”金风问着话,没有立刻开门。
“避雨的。”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金风心中不由一阵狐疑:“这么晚来敲我的门,莫非是一个女鬼?也罢,我又没做什么亏心的事,怕她做什么?”想到这里,金风打开了门。顿时,夜风挟着冷雨,扑面而来!
金风使劲地揉了揉惺忪的醉眼,奇道:“咦?呢?”
“屋外风雨太大,公子快关门吧!”本来在外面的那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现在,竟然一下子在金风的背后响起!
金风大吃一惊,急忙转身。

【二】又见故人来
一个身穿红色衣裙的美貌年轻女子,坐在金凤刚才坐的书桌前,正在看着他刚才题的诗。
“公子没有听见我在说话吗?还是我自己来吧。”红衣女子微微一叹。
金风身后“吱”地一声,门,竟然自动关上了。
“你……你究竟是人,还是鬼?”金风的酒意,一下子全都醒了!
“原来公子还是一个多情的种子。”红衣女子又是一声叹息,没有直接回答金风的问题。
“酒后乱涂,让姑娘见笑了吧?”金风见红衣女子并没有再做出什么吓人的异常举动,心里也就安定了许多。
“看公子的诗深情缠绵,想必,诗中的红颜,一定是公子的意中人了?”红衣女子低着头,轻轻问道。
“唉!伤心的事,姑娘别再让我提起了。她和我,如今已经是阴阳相隔!”金风说罢,顿时黯然神伤。
“哦。原来如此!公子深情,令我感动。我也不瞒公子了。”红衣女子顿了顿,接着道,“我既不是凡人,也不是鬼,而是一只能够行走在三界间的千年狐仙。刚才在公子家舍上空,只觉有一冲鼻的酒气……”
“真是见笑了!”金风看看滚在墙角的几个酒坛,不觉苦笑,“我今天夜里心情不好,多饮了一些,没想到,竟然惊扰了云游的狐仙。”
“呵呵,公子千万别叫我狐仙,太见外了,就叫我红儿吧。我刚才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吸引我进来的,不只是那一冲鼻的酒气,而是另外一股冲天的诗气!”
“哦?诗也有味道么?”金风不觉莞尔,“红儿是在调侃我吧?”
“我从来不开玩笑。我说的都是真的。”红儿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是修炼了千年的狐仙,能够闻到凡人闻不到的味道。公子难道不相信吗?”
“别生气,我相信就是!”金风笑道,“红儿是仙嘛。”
“公子的意中人什么?”红儿依旧一本正经的样子。
“这个嘛?红儿问这干什么?”金风不解道。
“刚才我已经告诉你了,我能够行走在三界之间。如果现在你告诉我她房价失去了大幅上涨的底气的名字,我马上去阴界把她找来,和你相聚一夜。”红儿的神情更严肃了。
“你说的他能让我回忆起我当年打球的岁月话都是真的吗?”金风显然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都是真的。”红儿肃然道。
“她叫梅心儿,是一个才女,可惜薄命。”金风黯然道,“心儿冰雪聪明,天妒其才啊!”
“她怎么死的?”红儿的神情忽然大变,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金风看看急着等他说话的红儿,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说了起来……听着金风一番痛苦的述说,红儿黑亮的美眸有些湿了。终于说完的时候,金风觉得自己就像大病初愈似的。
“你等着!”泪流满面的红儿,忽然化做一缕飞烟,飘然而逝,仿佛立刻从地面上消失了似的。
金风愕然,一下跌坐在书桌前。也不知泉下的梅心儿,何时才能够来和他相聚?
窗外依旧雨骤风狂。金风的酒意,又不知不觉的袭了上来。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
醉了的金风,又伏在书桌上沉入了梦乡。梦里,金风仿佛又回到了和梅心儿在一起的快乐日子……恍恍惚惚中的金风,忽然觉得自己背上,有人轻轻地拍了他一下!金风立刻就惊醒了。
金凤面前,站着一个神情悲戚的绝代佳人。这个绝代佳人不是别人,正是金风梦魂索绕的意中人——梅心儿!
相对如梦寐。金风怀疑自己,仍然在刚才的梦境里。

【三】相见添离苦
金风使劲地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只感觉痛得厉害。绝对不是梦!眼前站着的绝代佳人,的的确确是梅心儿!
金风一阵激动,哽声道:“心儿……”一时之间,金风竟然不知从何说起。
两人互相看着彼此的一双泪眼,无语凝咽……
“你书桌上写的诗词,我全都看过了。”梅心儿终于说话了,“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单身一个?”
金风黯然道:“心儿,我的心里只能容下你一个人。”说罢,伸手想握梅心儿的手。谁知,金风伸出的手,竟然握了一个空!
金风楞住:“这……怎么回事?”
梅心儿悲声道:“相公难道忘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只是心儿没有躯体的一缕魂魄。我此番前来,只是想来和你见一面,仅此而已。”
“啊?……”金风又一次跌坐在书桌前,呆住了。
看着颓然呆坐的金风,梅心儿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相公保重,心儿要去了,心儿的时间有限……”梅心儿话犹未了,身体已经化做了一缕轻盈的飞烟,飘然隐去。
金风依然痴痴的坐着,喃喃道:“相见,不如不见……”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风,依旧在吹,吹的声音,如同悲伤的鬼在呜呜哭泣。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飘然而来:“既然已经相见,公子何苦还如此消沉颓废,应当振作才是!”
“外面是红儿在说话吗?”金风急忙站起身来,环顾着四周,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红儿为什么不现出来,和我见面?”金风又问了一遍。
没有回答。忽然,金风被眼前发生的一件怪事吸引住了……

【四】不负相思意
书桌的一枝毛笔和一张白纸,竟然自己飞了起来!接着,白纸飘飘然的平落在桌面上。而毛笔就象是被人在手里执着一般,往砚中一蘸,吸饱了墨汁,便在这张飘落的白纸上龙飞凤舞起来……
金风急忙站到这张白纸面前,只见毛笔渐渐写下了一首词:“我游三界间,君困一情中。思心终见心,相见添悲辛。此情何时休?此苦何时已?只愿君心知我心,定不负相思意!”写完后,仿佛有生命的毛笔,又搁回了砚上。
金风细细品着词中的含义,自语道:“这首词虽然照搬了李仪之的《卜算子》的格式,不过,写出了红儿、心儿和我三人的真实心境,写得情真意切。”
“白纸涂鸦而已,公子过奖了,红儿汗颜啊!”不知何时,红儿又现在金风的背后。
金风转过身来,见红儿一双黑亮的美眸,正火辣辣地凝视着自己。金风有点吃力地避开了红儿灼热的目光:“红儿别这样看我,我不大习惯。”
“公子才情横溢,温文尔雅,红儿已经喜欢你了。”红儿收回了火辣的凝视,娇羞无限地垂下头。
金凤嗫嚅道:“可是,我的心中,除了心儿,只怕……”
“就是因为公子的这一份痴情,让红儿倾慕。”红儿说着,站到了金风的面前,抬起两条玉臂,挽住了金风的后颈。金风想推开,又怕红儿伤心,一时,竟僵立着不知所措。
红儿娇面赤红,吐气如兰,黑亮的美眸流露出炽热的情火。金风看的不由心神一荡,两只垂着的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了红儿的纤腰。
红儿突然踮起双脚,抬起头,猛地吻住了金风的唇。红儿这突然的一个吻,一下子消除了金风的那份犹豫,也一下子崩溃了金风心底上的那道防线,更点燃了金风沉寂了多年的那股 ……金风终于抱起了陶醉的红儿,走进了自己的卧房,然后,又轻轻地将红儿放在柔软的床上……此时,虽然已经是深秋的季节,可是,芙蓉帐里,却是一个撩人的春宵……

【五】痴守石崖巅
天快要亮的时候,金风忽然被一阵轻轻的啜泣声惊醒了。金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见红儿穿戴整齐地站在床前,正在伤心落泪。
金风心里一惊,急忙坐起,问道:“怎么了,红儿?”
“公子醒了?昨晚睡得好吗?”红儿抬袖擦了擦眼泪。
“我问你怎么了?为什么哭?可是怪我昨晚无礼了?”金风急了。
“和你无关,我是在哭我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平凡的间女子,而是一只狐仙。”红儿低声道。
“做狐仙有什么不好吗?”金风奇道。
“你不久就会明白了。”红儿在床沿坐下。
金风扶着红儿的香肩道:“要过多久我才会明白?”
红儿幽幽一叹:“等到我突然消失在你面前的时候。我现在的日子,还有六天。”
“六天是什么意思?”金风觉得红儿有点不对劲。
“对你说,等到我突然消失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一切都会明白的。”红儿还是不肯直接回答金风。
金风无奈,也就不再追问红儿了。
红儿陪着金风每天吟诗作赋,度过了快乐的六天。这快乐的六天,将令金风终生难忘。
第七天清晨,金风醒来的时候,红儿真的不见了,真的就在金风的面前突然消失了!金风极其失落地起了床,走进书房,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书桌上用砚压着的一张纸。金风急忙走过去,拿起纸,一字一字仔细地看着。
纸上写着:“我是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狐仙,本来绝对不能够做凡人的床第之事,可是公子对心儿的一片痴情,打动了我的凡心。我因此违背了仙界中的戒律,要接受玉帝的惩罚。六天以后,也就是今天,我将无法再变成人的形状,永远是狐。要恢复如初,必须要到天之涯的一个石崖重新修炼千年。
公子如此痴情,我不能违背良心,必须告诉你一个真相,那天与你相见的梅心儿,其实是我变的,只是想安抚一下你的相思之苦。你告诉我说,因为心儿有隐疾,不能行房事,你母亲怕绝后,逼你休了心儿,使心儿抑郁而死。其实,你根本不知道,你的心儿也不是凡人,她就是我的一个妹妹,也是一个狐仙。她为修仙才守身,忍痛割爱,借着假死,逃离了人间的情海。我不能做到她这样,所以,我只能重新修炼千年,而她早已修成正果,到天上的仙界享福去了。
公子,我与你的这段缘分,只能是一个梦而已!修仙才是我得以存活的现实。现实与梦,往往就是这么矛盾。我们可以做梦,但又不能不顾及让我们得以存活的现实。也许,心儿的选择是对的,但她却失去了你,失去了她的梦。我的选择也许是错的,可是,我却有了一段美丽的回忆。唉,对与错,又怎么说得清?……”
金风惊呆了,手中的白纸缓缓从手中滑落,飘在他的脚下。金风怎么也没有想到,梅心儿竟然是红儿的妹妹,竟然是一只早已得道上天的狐仙。金风也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和红儿的一夜云雨,竟然断送了红儿千年的修炼!金风更不知道,此时,在遥不可及的天之涯,断送了千年修行的红儿,已经化为一只红狐,正独坐在一个长满了青苔的石崖上。
以后,每个寂寞的夜里,红狐都要仰天长啸几声,声声悲苦。啸声划破千层流云,惊醒了月中的嫦娥……
夜露冷,月如钩!寂寞的红狐,孤独地守在石崖,守在轮回的冬夏春秋……
千年以后,红狐还会变做凡人的样子,重返人间,去寻找千年以前,那一个痴情的多才公子吗?……

共 474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有聊斋遗风,但比聊斋更上一层,因为,此作没有遵循人仙相爱的俗套,在浓笔重彩描摹这种爱情的同时,揭示了一个哲学命题:“也许,心儿的选择是对的,但她却失去了你,失去了她的梦。我的选择也许是错的,可是,我却有了一段美丽的回忆。”这升华了小说的题旨,使作品达到了哲理的境界。【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0-09-27 1 : 0: 7 有聊斋遗风,但比聊斋更上一层,因为,此作没有遵循人仙相爱的俗套,在浓笔重彩描摹这种爱情的同时,揭示了一个哲学命题:“也许,心儿的选择是对的,但她却失去了你,失去了她的梦。我的选择也许是错的,可是,我却有了一段美丽的回忆。”这升华了小说的题旨,使作品达到了哲理的境界。石家庄牛皮癣医院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有效吗
宁夏男科医院哪家好
鼻塞流涕怎么治疗
理疗科
妇科千金片能治盆腔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