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丧心王冠第三十一章汇合中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3日    点击:[1]人次

丧心王冠 第三十一章 汇合(中)

“谢谢您,帕西恩教授……等等,帕西恩教授?”

“真高以及入股快的打车兴再见到您,帕西恩教授,”浮士德张开双臂,热情洋溢地拥抱了帕西恩教授,“我们可找到您了,您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对了,您看见莱因哈特他们了吗?”

“没有,我醒过来的时候,你们都不在,只有……只有杰比多的尸体还在那,我吓坏了,随便挑了个方向就开始跑。问:被救的8个人伤势如何?”教授皱着眉头,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好的经历。

“那可真糟糕。”浮士德随口附和着,“他们一打起来,我和老哈玛就跑啦,我只知道冈特追着库阿扎不知跑到哪去了……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教授摸了摸脑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当时好像昏过去了?真是奇怪,我怎么昏过去了……”

浮士德连忙打起了哈哈,“啊哈哈,可能是被误伤了。”浮士德觉得“这迷宫有一个强大的灵体控制自己袭击教授”这个观点实在是太过离奇了,解释起来难以取信,所以干脆打算随便糊弄过去。

谁知教授竟然接受了这个观点,“您说的有道理,浮士德先生。”教全国人大代表崔铁军表示授接着说:“那么,咱们去找一下莱因哈特他们?”

“呃……”浮士德陷入了尴尬之中,“那个……帕西恩教授,我觉得,咱们现在首先要回到我们来时的那条路上,才能更方便的寻找莱因哈特他们。”浮士德隐晦的点出自己已经迷路这一事实。

帕西恩教授苦恼的揉了揉头发,“那可就不好办了……”

浮士德连忙递上地图,现在可不是隐瞒的时候,“这个……我刚才整理行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一直把它压在最底下了。”

教授脸上的忧色一扫而空,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仿佛没听懂,又仿佛善解人意地点了点头,“啊,那可真是太好了,有地图总是比没有来得好。”

教授拿过地图,翻来覆去的看了两眼,随后便指着其中一个不起眼的位置,“您瞧,我们八成是在这,您看,我是从这边来的……”

老蟾蜍悄悄地后退了两步——他对帕西恩教授讲解的地图学还是别的什么鬼玩意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要是能就这样逃出去,倒也不错,老蟾蜍漫无目的的思考着。

“……所以,你看,我们走这条路,到第二个转弯左转,就能回到原来的的通道。”帕西恩教授摘下水囊,喝了一口。

浮士德一拍大腿,“啊哈!原来是这样。”浮士德一脸振奋,他站起身,激动地来回走了两圈,“事不宜迟,我么你这就出发。”

“没错,得尽快找到莱茵哈特他们,我总觉得这迷宫怪怪的。”教授对浮士德的决定表示赞同。

************************

“死吧!”

“噹~~”莱因哈特的剑刃再一次被格挡开。

这一次,两人并没有一起参与战斗——冈特的伤太重了,他正隐藏在过道转弯处,由安娜贝拉为他治疗。

“他……莱因哈特他能赢吗?”安娜贝拉的手轻轻拂过冈特的伤口,细碎的绿色光点从她的手心撒下,落入伤口中,就化作一条条翠绿的丝线,把伤口缝合在一起。被绿光缝合的伤口都蠕动着飞速复原、

大个子冈特斜倚在石壁上,他浑身的皮肤都泛着不健康的惨白色,即使如此,他也勉力扯出一个笑容,“不会有问题的,莱因哈特他比我强得多啊,连我都快速提升两者如何兼备?  。。。  你想要的来了能应付的对手,他没道理对付不了。”

“可、可是……”安娜贝拉嚅嗫着,莱因哈特的状态其实并不怎么样,杰比多的死亡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安娜贝拉很害怕这会影响他正常发挥。

“没有什么可是。”冈特的气色好了一些,他甚至能摆摆手表示无须在意,“你们两个既然过来了,那杰比多呢?他好像受了伤,是教授在照顾他么?”

“杰、杰比多……”安娜贝拉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冈特和杰比多都是孤儿,从小一起长大,比亲兄弟还要亲,她实在无法说出事情的真像。

“杰比多……他、他崴了脚,没办法跟着我们一起过来,现在一个人回洞口去了。”安娜贝拉灵机一动,虽然这个谎言注定无法持续太久,但是比起让伤患听闻噩耗,这点谎言不算什么。

“嗬啊~~~”库阿扎怒吼一声,往前一跳,长刀带起呼呼的风声横扫莱因哈特的腰际。

莱因哈特却没有防御,正相反,他挺起长剑,直接朝库阿扎的面孔上招呼。

“该死的……”库阿扎轻巧地后跳躲过莱因哈特的攻击,这种以伤换命的进攻方式令他十分恼火,却又无可奈何——库阿扎伤势过重,任何伤口都有可能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莱因哈特此时几乎完好无损,以自己现在的力量绝不可能一招之内将他打倒。

库阿扎曾经试图绕过莱因哈特,通过攻击安娜贝拉和冈特来牵制他,但是每到这个时候,看似疯狂不要命的莱因哈特总能防守的滴水不漏。

库阿扎终于体会到了不久之前冈特的感觉,那时候他凭借远超过冈特的敏捷和战斗技巧,把冈特耍的团团转。

但是现在情形反过来了,虽然莱因哈特没有自己这样高超的技巧,但是他凭借不逊于自己的敏捷、充沛的体力以及完好无损的身体做到同样的事情。

库阿扎感觉到自己几乎要失去理智了,他脑中的最后一根弦好像随时都会熔断——但他拼命压抑着,在这种势单力孤的情势下,施展他独有的狂暴能力约等于自杀——就算他能爆发杀死莱因哈特,以他沉重的伤势,也很可能会力竭而死。

但是要求一个野蛮人在全力战斗时保持理智实在是一种过分的苛责,终于,库阿扎受不了了。

“死就死!我干他妈爆!”库阿扎的理智终于下线,他的眼睛变得通红,仿佛随时能滴出血来——他发动了自己的狂暴。

冈特的狂暴只是力量和耐力的上升,同时过量分泌的睾酮和肾上腺素会暂时抑制他的理性思维。

但库阿扎的狂暴和冈特截然不同。

发动了狂暴之后,库阿扎的肉体蠕动着飞速膨胀,他的身高拔高了一倍,几乎顶到了天花板上,贲张的肌肉挤压着伤口,很快就止住了流血,在原处只留下一道细缝;骨骼碎片也被肌肉牵引着回到原位,本来如同死蛇的左臂仿佛从没受过伤一般。

“咕咕……呱!”库阿扎发出了巨大而恐怖的蛙鸣。

合肥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乌鲁木齐卵巢炎治疗多少钱
昆明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