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冰雪

专访国家环保局首任局长曲格平环保之路何以区域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15日    点击:[1]人次

讯:人得要做点事,否则老了回顾会感到活得没价值。我现在回顾,就感到很苦恼,因为中国的环境问题太多、太大。

8 岁的曲格平是中国事业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卸任后,他将不能说、不便说、不该说的话,付诸铅字,留待历史。偶尔忍无可忍,才溢于言表,比如痛心于北京的灰霾, 不适合人类居住 ,比如惊诧于掺水的统计数字, 要了环保工作的命 。

有人说他很悲观,他辩驳: 我提意见、提批评是希望把那些不足之处,改过来。

1970年代,身在国务院的曲格平被安排分管 公害 问题, 没想到一项临时性的分工,竟成为终身奋斗的事业。

那时候,动乱的中国认为环境污染是西方世界的不治之症,社会主义制度不可能产生环境污染。1972年,中国意外派团参加了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曲格平透过镜子,猛然看到了中国环境污染的严重性。

此后数年,他先后担任了中国常驻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首任代表、国家环保局首任局长和全国人大环资委主任委员。他任内参与制定了法(试行),并确定了环境影响评价等制度,推动了环境保护列为国家基本国策,确立了 谁污染谁治理 等八项环境制度。随后,又亲身建立起从国家到地方各级的环境保护管理机构。

年过八旬后,老人感叹 但见时光流似箭,岂知天道曲如弓 。201 年春天,他赴香港参加 中国环境保护40年 学术论坛,痛陈 我们是否注定无法解决好发展和环境的矛盾 。

他生活上已不免吃力,忘了喝水,忘了吃药,眼镜摘下放在手边,却楼上楼下满屋子寻找。但他又异常清醒,从二氧化硫到土壤污染普查,他密切关注政府公布的一切环境信息和数据,并 担心这些数字的准确性 。

201 年5月,这位可能是全中国最有发言权的环保老人接受南方周末专访,细陈四十年的进退荣辱,他念叨着, 确实我们有话要说 。

数字游戏 ,是个老大难问题

现在的环境形势,究竟该如何评价?

曲格平:似乎没有人称赞中国的环境状况好,国家领导人也在讲 环境形势严峻 ,其实说 非常严峻 、 十分严峻 都不过分,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哪个国家面临着这么严重的环境污染。而且不是光一个大气污染,还有水污染、土壤污染、有毒化学品污染等等,存在的问题很多、很大。在农村,当年搞乡镇企业,不顾一切地以原始粗放的方式发展。现在说环境形势严峻,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农村环境的恶化。

可是每年有关部门通报,都会说主要污染物排放大幅度下降,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差?

曲格平:我担心这些信息的准确性。数字的准确性,关系到决策的依据和决心,也关系到规划执行的结果。比如总量控制是很好的治理手段,但如果污染排放的数字很低,国家决策又是在错误的基础上做出来,那总量控制就没有意义了。

数字上可能失准,原因是什么?

曲格平:首先是,监测络并不是很齐备,可能报不全。第二,企业和地方都不愿意报实数,对他们不利。我当环保局长的时候就对地方报的环保数字皱眉头。全国 数字游戏 也不仅是环保一家,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最近的土壤普查的数据,就一直没有公开。

曲格平:我也关心土壤问题。环保部和有关方面做了调查,下了很大的力气,但我也看不到这个数据。环保部即使想公开,估计也很难,因为牵涉到太多部门和地方的利益了。

消化不良饮食怎么调理
六盘水白癜风医院
治疗过敏性鼻炎的局部用药